• "date": "01/18/2021"
  • "title": "社会死亡的周一"
  • "tags": ""

早晨目送通勤车离开,情绪非常平和,心说周一就应该这么开始。

寻思晚都晚了,反正没吃早点不如先嗦一碗面吧,但是看到地铁站的时候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。之后就是漫长拥挤的自费通勤时间。

终点站到了,这个终点站在的位置不是很好,是一个村口,周围洋溢着尚待开发的氛围,空气里透着一丝臭水沟子味儿。

终于走出了村子,这地方不好打车,所以之前得先走出村子走上大路才行得通,正好离最晚打卡时间还有二十分钟,心说怎么着也差不多了,绕了点儿但是应该不会迟到。

但是我想太多了,忘了周一早晨像我一样的人还有很多。

滴滴司机师傅经验太丰富了,闪转腾挪,搞得我有点晕车。还有五分钟。没办法了,虚拟定位用一下吧(对不起我错了)。

最后终于到了公司门口,超时两分钟。面对门口保安总有一种负罪感,奇怪。

为了赶时间没等电梯,直接跑上楼。想着是先去洗手间缓一缓再进屋,别被同事看出来我其实迟到了。

憋了一口气,走进洗手间,看到一个黑影。你说巧不巧,是我老板。

尴尬地寒暄了一句,“老板早上好。”

“早上好。”

他奶奶的,恨不得从楼上跳下去得了,还痛快点儿。

社死的周一大抵如此。

Cancel reply